点赞(0)
收藏
评论
分享
阿里对蒋凡的处理,让有些人失望了

4月27日下午,阿里公布蒋凡事件处理结果:取消合伙人身份、降级,保留职位。

阿里今天在内网公布了对蒋凡事件的调查结果,确认蒋凡没有利益输送。但因为他“个人家庭问题处理不当”,将他从阿里合伙人中除名。同时,他被从M7(集团高级副总裁)降级为M6(集团副总裁),取消上一财政年度所有奖励并记过。

处理决定的公布,意味着这个备受关注的事件最终尘埃落定。除名+降级的处理,无疑是蒋凡职业生涯的一次重大挫折。须知,在阿里,合伙人是最核心的决策群体。因此,只有在公司任职超过5年,且经过四分之三的合伙人同意,合伙人才能吸纳新成员。蒋凡2013年加入公司,到2018年才晋级为合伙人,此番处理,让他“一纸回到了解放前”。

从M7到M6的降级,也意味着他在公司内部地位的变化。在阿里,M7才是核心高管的门槛,M7以上的高管仅有40人左右,但M6级别以上的高管有200人左右,从1/40到1/200,蒋凡也确实吃到了一个不小的教训。但在网上还有不少的声音,觉得阿里对蒋凡“罚轻了”。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一直有人在“带节奏”——阿里应该对蒋凡“挥泪斩马谡”,而最终公布的处理结果,让他们的愿望落空了。

谁在关心阿里的“家务事”?说到底,阿里巴巴怎么处理蒋凡,只是阿里的“家务事”。但在今天竞争激烈的互联网江湖,任何内部事件都可能被“外化”。美团的王兴,去年4月就曾在朋友圈点评阿里和拼多多的战事。他断言说“蒋凡要是能赢这一仗,那就是当之无愧的阿里CEO接班人”。他显然是在圈内有分量的人,他挑起的这个话题在今年的4月又被反复提起。蒋凡在阿里的成长,其实有非常清晰的路径。

2013年,他创办的友盟被阿里收购,他入职阿里负责的是淘宝的无线化,成为带动淘宝从PC时代升级到移动时代的功臣。随后,他又带动淘宝做内容化、社区化的升级,在某种意义上“重构”了淘宝,这不仅帮助阿里核心电商拿到了移动互联网的船票,更让淘宝获得了在新的竞争环境下加速增长的动力。

2017年,蒋凡接任淘宝总裁。

如果认真梳理淘宝在过去将近三年的表现,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用户增长。截至2019年12月,淘宝天猫的月度活跃用户(MAU)达到8.24亿,创下连续12个季度的高速增长。作为中国最大的电商平台,能够始终保持这么高速的增长实非易事。

2019年3月,蒋凡接任天猫总裁,当年12月代表集团分管阿里妈妈。而在今年3月,蒋凡又兼任阿里妈妈的总裁。至此,淘宝、天猫和阿里妈妈三个业务线实现了组织上的深度整合。对于阿里的电商业务而言,淘宝是最主要的消费者入口,天猫是核心的品牌阵地,阿里妈妈则承载着平台最重要的商业化职能。

蒋凡“一肩挑”三大业务背后,是阿里巴巴对电商业务的战略思考。通过淘宝、天猫、阿里妈妈三个事业群的深度整合,阿里要把消费者资源、商家端资源和数字化营销能力完全打通。一个有用户增长,有商家/品牌增长,而且在商业上可持续的阿里巴巴,对它的竞争对手而言,无疑是巨大的威胁。

挑战者的野望阿里不缺挑战者。即使在阿里内部,核心的管理层也从来不讳言竞争。阿里董事会主席张勇曾在接受采访时说:“你必须时刻醒着,睡觉也得睁着眼睛,必须不断创新。靠扼杀是杀死不了创新的,这个世界还是多元化的”。

阿里创业二十多年来,竞争始终和它如影随形,让整个阿里不敢懈怠。但对于阿里的竞争对手而言,挑战阿里也绝非易事。近年来,移动互联网的整体增速已经放缓,疫情又给宏观经济造成巨大的变化和冲击,这意味着“野蛮生长”的时代已经不再,挑战者必须直面更惨烈的竞争。

在电商领域,阿里巴巴形成的护城河非常清晰。一是巨大的用户规模,超过8亿。二是完善的供给体系,从顶级的奢侈品到淘宝特价版上几块钱包邮的货都有。三是强大的商业化能力,在帮助品牌和商家赚钱的同时,阿里自己的收入和利润也有相当可观的增长,这意味着在面对竞争时的充足弹药。

阿里的竞争对手面对的难题是,它们几乎无法同时在上述三个方面对阿里形成挑战。拼多多在没有供给护城河的情况下,要想实现用户增长就必须靠砸钱补贴,最后的结果就是始终面临巨大的盈利压力,很难给投资人一个过得去的交代。京东囿于自营模式的限制,无法和品牌和商家形成多元化的供给生态,这就使得其在少数品类上的独特优势无法扩展到全品类,尤其是快消、服装等更高频的消费品类,从而在用户增长上遭遇了瓶颈。然而淘宝天猫可以做到,既保持用户高速增长,又有强劲的商业变现能力。

如果和这样的对手长期打下去,任何挑战者都难有胜算。当淘宝、天猫和阿里妈妈“三剑合璧”的时候,执掌这个阿里电商引擎的人就必然被盯上。希望这些人,要针对的是阿里的战略。在他们看来,如果因为这个时候出现人事变动,阿里的战略就会受到影响和冲击,从而给他们喘息的机会。显然,阿里对蒋凡的处理,让这些人失望了。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