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0)
收藏
评论
分享
银坑半岛“重生”之思:不同逻辑下的城市更新方案

银坑半岛设计方案公布后,叫好声一片。

首先看看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的“情定半岛,文脉延绵”设计方案,的确非常醒目,艺术色彩很强,格调亦高。

“情定半岛 文脉延绵”设计方案(图片引用政府官网)


一、设计格调高


从航拍角度来看,银坑这旮旯造型与三面环抱的海水,形成一个凤凰抬头的造形,又像小心翼翼守护巢窝的天鹅远眺。

效果图出来后,惊艳了整个珠海——设计方选用了拓扑学中经典的莫比乌斯环数学模型,俯望像个大写的“8”,暗合当地土豪把8视为发的兆意,也与高低错落的平台、低矮的山丘、弯曲的海岸、细长的沙滩很协调。

尤其难得的是,《银坑片区控制性详细规划修改》出台之后,当地政府速度很快:2018年9月该规划获批,珠海市当在此规划建设市级文化艺术中心;一年后经过前期摸底调查、出台搬迁安置补偿方案,当地正式发布搬迁通告;2020年12月21日,银坑半岛(珠海文化艺术中心)设计方案国际招标发布会举行,2021年3月22日,清拆面积达98%,未签约合法产权房屋将实施征收。

据媒体报道,这里要打造成还海、还岸、还景于民的文化地标,规划方案中的珠海市文化艺术中心占地6.5万平方米,包含了约4万平方米的文化馆,1.5万平方米的图书馆,以及约1万平方米的共享空间。

唐家湾(图片引用市住建局官网)

二、银坑村的文化传承


唐家湾是一处很有文化底蕴的地方,被列入第三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

此地山海环抱,人杰地灵,清华大学首任校长唐国安、开平矿务局和轮船招商局的创办人唐廷枢、民国内阁代总理蔡廷干、领导省港大罢工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人苏兆征、创作《帝女花》等粤曲著名作家唐涤生等众多名人均诞生于此。

此次改造涉及的银坑村,建村历史可追溯到北宋时期。当然,这也许只是指银坑开采后建村的历史,而据《珠海考古发现与研究》一书,当年文物工作者在银坑村和距陆地约0.7公里的蛇洲岛和蚝田岛采集8件石器、2件锛、3件砍砸器,39片陶片。书中结论认为“银坑遗址中的石器以大型且打制粗犷者为主”。“二件大石锛中的一件,刃部也钝厚,似有砍斫性质,估计用于采集。”“遗址地处珠江口,面向大海,咸淡水在此交汇,海产丰富,附近又多为低山丘陵,植被丰茂,适合于季节性的渔猎采集。遗址的居民很可能以此为生计。”

该书认为遗址相似于前山镇南沙湾遗址,“不过,银坑遗址所见的部分磨光的粗大石器,也可能年代较早。”

另据了解,该村附近曾产银,产银的香山崖矿谷叫风门凹岭,位于唐家湾银坑村西约三里,这里一度被驴友称为“珠海九寨沟”。

有驴友称银矿遗址还在沟谷,隐没于杂草丛林之中,洞口高3米,宽2米,深42米。

这里的银矿,一直从宋朝挖到清朝。


银坑村图片引用MAD)

清拆后的银坑村


三、城市更新应关注文化传承


城市更新,是不是更应该关注文化传承呢?在保护中复兴、创造,而不应该完全抹去重来。

还海、还岸、还景于民,理念很好,就看如何实施了。

笔者看到另一份MAD发布的方案“穹顶下的村庄”,以45米高的穹顶,采用主拱和索膜结构,膜材料为半透明的材料,仿佛一层薄雾般浮在村落之上。

“穹顶下的村庄”设计方案(图片引用MAD)


此前,MAD对该村进行调研时发现,在珠海文化艺术中心设计方案竞赛开始之际,整个村子已经几乎被拆掉。

MAD方案可充分利用可再生能源,在设计上没有一味追求大和新,而是贴合原有布局,用巨大的穹顶将村庄纳入其中,以分散的小尺度建筑营造社区感,表面看来形象上有些怪异、低矮和不伦不类,但在注重历史建筑的保护方面,可谓有一点创新意识和勇气。

两个方案,孰优孰劣,网友说说看。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