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0)
收藏
评论
分享
人到中年,学会为自己撑伞


人生难免起伏,一直走下去就对了。


01


前段时间,家里出了点事,我忍着跟谁也没说。一个许久没联系的朋友,不知怎么得了消息,深夜打了电话过来。两人东拉西扯说了半个小时,他欲言又止想问,我又不知从何处开始说。


最后他撂下一句:“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吱个声啊。”我眼眶一热,嘴里却还是说道:“没什么大事,你放心吧。”挂了电话,我感慨了许久。有那么一瞬间,我很想开口讲讲自己兵荒马乱的生活。老人生病进了医院,孩子没人接,正好我手里的几个项目又到了时限。


那段时间,我每天在医院和学校之间奔波,一边要安排家里的吃穿用度。方案不能落下,只能见缝插针地打开电脑,一边盯着药水瓶是不是该换了,一边掐着时间等着去接孩子。分身乏术,欲哭无泪。但,好歹是撑过来了。


毕竟,中年人的崩溃是有自己的原则的。不给别人添麻烦,也不能把自己的悲伤变成他人的谈资。于你再怎么惊天动地的伤,也不过是别人随手拂去的尘。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世间也并无什么的感同身受。



02


曾看过这么一个故事。 猪、绵羊、奶牛,都被关在同一个畜栏里。 一天,猪被主人捉了去,它声嘶力竭地嚎叫着反抗。 绵羊和奶牛不以为然:“我们也经常被捉出去,也没像你这样鬼哭狼嚎的。” 


猪悲戚地说:“主人捉你们,只是取你们的毛和乳汁,可捉我去,却是要我的命啊。”乍听觉得好笑,细品却觉心酸。 说到底,这世间本就是个人各自下雪,各有各的隐晦与皎洁。


看多了人情冷暖,才知道有些话不必说,有些委屈终究要自己咽下。电影《两只老虎》里,范伟饰演的范志刚是张成功的战友,在炊事班里,对张成功照顾有加。最初,张成功很感激,也盘算着,两人退伍了,就开个小馆子。但从一万赚到十万,十万赚到一百万,张成功早把老哥们忘了。


当范志刚需要5000元钱做手术时,张成功拒绝了他,理由是怕他还不起。最后,范志刚因颅内残留的弹片压迫视神经,瞎了。再然后,当张成功提出想要投资扩张范志刚的按摩店时,范志刚拒绝了,淡淡地还了他一句:“我怕还不起。”



时隔多年,老友相遇,早年的情谊竟落得这样的结局,让人难免唏嘘。但细想之下,又觉是必然。冯骥才有段话说得好:“有的人,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愿意把伞借给你。而下雨的时候,他却打着伞悄悄地走了。你千万别埋怨他。因为他自己不愿意被雨淋着,也不愿意分担别人的困难,你能说什么呢? 还是自己常备一把伞吧。”挺有道理的。


人在困顿之时,难免会想着有人能拉自己一把,历经苦楚以后才能明白:最终能让自己从泥泞中走出来的,一直是那个咬牙坚持的自己。人生海海,唯有自渡。


03


曾在微博里看过这样一张照片。



突如其来的暴雨,街上的人群做鸟兽散去,苍茫的雨雾中,水果摊贩只能蜷缩在小推车下躲雨。


微博下有条很扎心的评论:“人到了一定年纪,自己就得是那个屋檐,再也无法另找地方躲雨了。”


我一位朋友,本是一家公司的中层,今年因为疫情单位裁员,35岁的她失业了。高额的房贷,孩子的学费,日常生活的开支。原本风平浪静的生活,突然间就向她张开了血盆大口。那段时间,她整夜失眠,怕吓到孩子,只能半夜起来躲在厕所里无声地流泪。


哭过之后,她做了一份简历,发给了不同的公司。等通知的那段时间,她白天兼职卖奶茶,晚上到商场门口扮人偶发传单。这般操劳,也不见她一丝抱怨,说实话,我挺佩服她的。她却淡然一笑:“不然呢?日子再难过,还不是要过。”


再次见到她,她已经入职了新公司。她把父母接到了自己身边,说等经济好点了,给父母再买套小房子养老。风雨扑面是常态,苦尽甘来是人生。


《银魂》里有句台词说得好:“人不是什么时候都活得光明正大,本想抬头挺胸前进,却不知道何时就会沾一身泥巴。不过,即使那样也能坚持走下去的话,总有一天泥巴会干燥掉落的。”人生际遇起伏,难免困顿脆弱,只要一直走下去就对了。


成年人真正的勇敢,不是对现实空有一腔悲愤,而是即便低到尘埃里,也要学小草开出花来。风雨来临之际,为自己撑住伞,为家人筑起屋檐。这才是一个中年人最大的体面。



04


在古希腊神话中,有个斯芬克斯之谜


斯芬克斯是一个狮身人面怪兽,每当有人路过,它都会问:“什么东西早晨用四条腿走路,中午用两条腿走路,晚上用三条腿走路?”答案大家想必都知道。


从婴儿、到成年,再到暮年,这个谜语道尽了一个人的一生。然而年岁渐长,才发现它有另外的寓意:人这一生,不就是一个从自己爬着、自己走着,到自己扶着自己的一个过程吗。


无论处于何时何地,没有人可以代替你经历所有。真正的成熟,是在艰难人生中,学会为自己撑伞;在人世苦海里,扎个筏,做自己踏实的摆渡人。与朋友们共勉。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