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0)
收藏
评论
分享
中美相逢大通胀

作者:雷思海

来源:雷思海(ID:leisihai2018)

文章已获授权 



端午之际,美帝爆出了5%的通胀,创造了12年来的新高。

美帝全球大通胀的战略,如今跃然开启。

这是无奈之举,也是顺水推舟,中国如何应对,将决定着美帝通胀战略的最终命运。  


1、

数据出来当天,媒体一片惊呼。

奥巴马、特朗普,12年间梦寐以求,想要拿到的通胀率,也是美元大收缩的尚方宝剑,似乎不经意之间,被拜登拿到了。

 只要美元还在世界货币的位置上,这依然是一把会斩断全球资产泡沫的利剑。

无人可以轻视。

资本市场人心暗涌。

周五夜市,亚洲市场晚交易时段结束前,美元指数被推升到了90.7的位置,一天之内涨幅近1%,考虑到外汇盘的高杠杆,资金的实际涨跌,可能放大10倍甚至更多。

亚洲资金,对这个通胀数字的担忧,不言而喻。

但到了美欧资金主导的交易时段,美元指数反而缓缓下落,收在了90.5的位置。

这是十万亿美元级别真金白银砸来的轻蔑:

你们太天真了,5%的通胀,就吓着了?        

通胀到了5%,美元基准利率现在是0,意味着美元的实际资金利率,最低的话,已经是-4%了。

为什么这些天,美联储的隔夜回购资金,创造了历史的天量,达到了5000亿美元,看来以后达到4万亿、5万亿的隔夜回购,都不奇怪。

银行一窝蜂的购买美联储持有的国债,是因为持有现金,实际是在倒贴啊,国债即使给个零利率,那也是赚啊。

这样子,还不应该加息?

亚洲资金的答案,理论上是对的。

但是,实际上却错了。


2、

天下理无常是,事无常非。先日所用,今或弃之;今之所弃,后或用之。在演绎的非正史里,毛伟人在井冈山反围剿之际,曾引了列子的这句话。

美帝的反常,实际上也就是理无常是的一种。

最贴近美联储决策核心的美欧资金,在美元是否收水,是否加息这个问题上,与外围的亚洲资金,显然有着有不同的认识。

这个认识就是一句话:

通胀虽然高,但是它是临时的。    

这个看法,与本人的判断是一致的。在3月21日的直播交流中,曾经谈到:

美国通胀可能会有,但它是短期的,不具备持续性。原因就在于欧美,尤其是美国、日本,它的贫富分化比较历害,美国是尤甚了。这个问题不解决,它的通胀也只是暂时的。

 这个在18年、19年曾经预演过,当时美国的通胀已经到了2.5%了,所以美联储就加息,当时加到了2.75%。加到这个程度之后呢,发现通胀突然掉下来了,掉到了1.5%以下,这就说明这个通胀不具备持续性。它并不是底层的收入真的是提高了,经济好起来(所导致)。

所以未来即使美国出现通胀,也只是暂时的一个现象。要到2028年以后,美国才有可能出现,真正的以经济增加和中下层收入提升为基础的通胀,那么这个时候,美元的反转才有它的说服力。


3、

 5月的通胀,有两大临时因素:

1、是美联储的大放水。

现在美联储的资产已经达到8万亿美元,美国的M2也达到了20万亿美元以上,而2020年初是15万亿美元,也就说,一年来,它的M2增速是30%,比较一下,中国经济增速这么高,这么活跃的信用创造,一年的M2增速是10%多一点。钱太多了。

2、是财政大花钱。

2020年特朗普提出了4.7万亿的财政,最后实际上联邦+地方,财政一共花了9.8万亿美元,赤字2.6万亿美元。

拜登的第一年预算还没有正式批准,就搞了一个1.9万亿的救助,给居民发钱。然后,2周前,提出了6万亿美元的联邦预算,主要还是发钱。

水量越来越大。

所以,美帝通胀起来,一点也不奇怪。

但是,它不是真正的经济增长导致的,所以很脆弱。  

货币放水+财政赤字,这个超强组合的水龙头一关,通胀就会掉下来,2年前,这一幕已经重演了。

通胀掉下来还是小事,怕就怕股市、楼市,会出现大崩塌。

今年,美股的成交量,已经近2倍于2008年金融危机前一年。股指能推真么高,靠的就是美联储给的无限水流。

少一点,这满眼的繁花似锦,瞬间可能就成断壁颓垣。


4、

这世上,所有难走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

通胀,却可能要继续放水。

这样的无奈与撕裂,实际上早已注定。

在《2021光灰岁月》里,本人曾经描画过这样的局面:   

资产泡沫的长期化,最终会将社会底层,绑架在资产泡沫的高峰。

当美联储低利率推动银行贷款,把道指推升到3万点高空,驱使散户们在高位入场,美股便成为灰犀牛。那些在高位接盘的散户以及他们的养老金,其未来的希望,已经极大依赖于股市的表现,道指就不能大跌了。

 当N个钱包凑一个首付,从大城市蔓延到了 小县城,也就意味着楼市已经成为灰犀牛。

负债上车的底层越多,就越难以承受泡沫破灭的代价,股市,楼市就不再只是经济问题,更是社会稳定问题。

 所以,2021年,大国加息是基本不会有的,全球都难有,小国加息,一般也是危机时刻,防止资本外逃的应急反应。    

为什么,一些资本大鳄敢加杠杆?需要划几道红线去压?为什么N多金钱不顾管理层发声,押注楼市?

因为,它们认为自己拿到了央行的底牌。


5、

这是从未有过的全球之局:

想收水,怕收出系统性危机;想放水,又怕放出个万劫不复。

天人交战,年复一年。

青蛙喜温水,人又何尝不是。

若不愿意断臂舍利,勇猛改革,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等到系统无法承受负载,宕机重启。

从其选择放任通胀的姿态来看,美帝是希望等到一个最好的重启时机,因为它有美元这个世界货币的最大筹码,它是眼下唯一一个可能引发全球大通胀的变量。

如果靠印钱,就能有好日子过,美帝打心眼里,是不愿意收水的。

唯一能让它收敛的,是担心,这个印钞机有朝一日被废了。

顺此推理,如果美帝要继续放水,完成其大通胀战略到大收缩战略的完美循环,唯一要害,在于美元地位不受损伤。

兑现此目标,需要完成两大任务:

1是、将美元这个世界货币的最大外部支柱,继续绑架于美元之上。坐拥3万亿外储的人民币,称第二无人敢说第一。

2是、将美元大通胀的代价,最大程度外移。中国作为最大实体经济体,想躲也没地方躲。


6、

历史没有新鲜事。

这一幕,美帝在上个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曾经干过一次。

当时的苦主是西欧货币与经济。

越战之后,美国通胀开始飙升。通过废除美元与黄金的挂钩,那些手里拿着一堆美元的西欧贸易伙伴们,发现手里的美元纸币,买不到所对应的黄金了。

美元贬值推升原油的大涨,西欧各国出现了输入性通货膨胀,为了应对美元放水,引发的输入性膨胀,西欧各国决心结成货币联盟,来排除美元的影响,实际上是试图独立于美元。

这个货币联盟就是欧元的最早雏形:蛇形汇率机制。也就是西欧各国的货币,像蛇一样,头升尾也升,维持各个货币间的稳定,对美元统一浮动。

美国很快派出外交官,拆散了蛇形汇率。西欧各国货币,最后纷纷各自为战,臣服于美元的波动。

如此,美元大放水+财政大撒把,搞出了十年的大通胀时代,美帝的通胀率,一度达到了20%。把西欧这个当时要超越美帝的实体经济,浸泡于通胀之中,苦不堪言。

最后里根在1980年,开始美元大收水的切换,以西欧伙伴普遍失去5年为代价,完成了自己的华丽转身,从通胀中脱颖而出,给美帝霸权续命50载。


7、

”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尔“。

曹操之所以一早就把刘备锁定为劲敌。是因为,刘备有他所没有的东西:

在人命如草芥的时代里,刘备以仁德闻名。

在虚拟资产是实体资产1000倍的今天,中国有美国这个金融帝国,最眼馋的东西,全球最大的经济实体。

这个实体地位,是美元收割链条中的“三角进程”能否兑现的关键环节。有关三角进程,可以参照我多年前写的一篇文字(《人民币瓦解了美元的三角进程》)

换言之,如果美国通胀,但中国没有大通胀,那么,美元的收割齿轮就会断裂,这个通胀会最终自己承担恶果。

如此的话,美国会自行约束通胀,不会让通胀失控。因为,美帝自己对美元收割的机制以及可能的反噬后果,是非常清楚的。

反之,如果中国也随之大通胀,那么,美元放水就会进一步加速,以进一步推升全球的大通胀。最终会在全球大通胀的怨声载道中,祭出加息的大旗,号令天下的同时,完成对他国实体经济的部分寄生。

所以,我认为,未来几年,在美帝初心已定的情况下,全球大通胀会不会来,就看中国。

从眼下的各种情形来看,这一次美帝可能不会那么幸运。

5月份中国的CPI是1.3%。表明中国目前很好的隔离了输入性通胀的影响。

近期,另外几件大事,也说明,管理层也在这方面未雨绸缪。

1是,提升了外汇贷款的存款准备金率,这是隔离美元输入性通胀的第一道篱笆。

目前我们商业银行的外汇存款在1万多亿美元以上,相信未来随着美元放水的进一步增加,体量还会继续增大。本国商业银行的美元信用创造,如果换成人民币流入国内的话,会导致汇率与资产价格的双重推升。不利于控制通货膨胀。

2是,将体量在8万亿以上的土地出让金,改由税务通道收取。土地出让金,是地方财政的最大头,因此,这个改革可以说,是财政约束与透明的重大一步。    

相信未来,还有更多的压制资产泡沫,打牢实体经济的改革措施出来。

只要人民币票子不毛,那么,美帝的大通胀与大收缩战略,将此路不通。美帝将不得不在尽力维持资本市场平静的日子里,等待金融危机后的经济生态自然的恢复。

而这也意味着,美帝需要等到2028年前后,才可能迎来美元中兴的另一次历史机遇。

6年之中,多少风云变化。

如果人民币能够利用这时间窗口,完成国际化的临门一脚,那么,美元再次中兴的历史机遇,就会极大的褪色,乃至不复再有。

高山大壑总相逢。

中美作为当今世界上至阳至阴的两大力量,在任何决定全球未来走向的大事上,都必然会遭遇。

是大通胀,还是另一番风景。

验证的大门,已经打开。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