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0)
收藏
评论
分享
万科物业的感觉被侮辱、负气与硬杠。︱刘德科

文︱刘德科


万科物业说要退出宁波的中梁首府。退得好。 万科物业似乎有负气的成分:中梁首府业主送了一面写着「干啥啥不行,收钱第一名」的锦旗,万科物业发公开信「时间是检验真伪的试金石,青山绿水,江湖再见」。 万科物业的意思是:既然你们连万科物业都觉得烂,那我就撤了,祝你们找到更好的。 这是硬杠的节奏。 万科物业不必负气,更不要觉得自己被那面锦旗「侮辱」了。因为你们确实不够好。


嫌弃 


万科物业是不是一家令人满意的物业公司?不是。在整个中国,虽说万科物业是口碑处于第一阵营的公司,但如果一定要说万科物业很好,还是有一堆人表示反对。 但万科物业一定是口碑第一阵营的公司。跟万科物业处于同一服务水准的公司,在中国最多不会超过五家。 宁波中梁首府业主为什么嫌弃万科物业?主要导线火大概是这么两件事情—— 第一件:物价部门备案的停车收费标准是 360 元/车位/月,万科物业定了 240 元/车位/月,业主希望是 150 元至 180 元之间。 第二件:有业主在屋顶违章搭建,万科物业将阳台封包和屋顶违章搭建作绑定,进行公开投票表决。业主不高兴了,屋顶违章搭建与封阳台怎么可以是一回事呢?但是,按目前的法律法规,擅自封阳台跟屋顶违章搭建是属于一个性质。 还有没有其它让业主不高兴的事?肯定还有,物业公司怎么可能只有一两件事情让业主不高兴呢。物业公司的服务边界感太模糊了,让业主八分满意都很难。这不是业主的错,也不是物业公司的错。

 

只能向合肥致敬 


封阳台差不多是个法不责众的事情。真正负责任的物业公司就该这么做:如果你们一定要封,那么我退出。 一般物业公司不敢这么说。只有口碑处于第一阵营的物业公司,才有可能敢这么说。即便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我们也要向宁波万科物业致敬。 那么政府怎么看待封阳台?主要是用法不责众的态度去纵容。也有讲原则的地方政府,比如合肥:既然治不了封阳台,那干脆所有新建楼盘都直接封阳台,算全面积——原本阳台是算一半建筑面积的,现在得全算,所有新建楼盘均由开发商在设计报批时即按「公建化」处理。合肥的规定虽然有简单粗暴之嫌,但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你们不配拥有不封的阳台。 在法不责众的乱象前,我们也只能向合肥的铁腕政策致敬。 能不能不按合肥那么做,由开发商统一封阳台可以吗?只要阳台是算一半建筑面积,那么封阳台就是违法违规。 


何以这般田地 


在宁波中梁首府业主送了锦旗之后,那句「干啥啥不行,收钱第一名」便像病毒一般扩散全国,一些人纷纷给自家小区的物业公司扣上这句话:送不了锦旗的,就拉横幅;没条件拉横幅的,就在业主群里激昂文字指点江山…… 很多人的感受是:这句话真解气。确实啊,是有这种感觉:天下苦物业久矣。 物业服务行业为什么会到这般田地?主要有这么三个原因—— 第一,物业公司的服务边界感太模糊。业主以为物业公司会包办几乎一切,开发商在期房销售时也把物业公司吹上天。说辞与现实差异巨大。 第二,政府实施严格的价格管制。在民生保障与市场自由交易这两者之间,政府对于物业服务的民生保障缺乏制度建设,又怕市场自由交易失控,所以只能实施粗暴的价格管制。 第三,住宅区治理模式非常原始。当前的业主委员会制度,非常粗糙,既难以防范「坏人」的特权行使与贪腐,并且无法防范「好人」被构陷为特权行使与贪腐。 所以,当前中国物业服务的整体水准,是难以令人满意的。 


克制


最后,我们想说的是:「收钱第一名」,该是一家优质物业公司的前提追求。我们对于物业公司不满的条件反射是:不交物业费了。但是,要克制这种条件反射。因为,所有不交物业费的人,都是所有交物业费的人在给他们买单。 反过来就是这样:所有交物业费的人,在给所有不交物业费的人买单。 向那些敢于并且善于打官司催缴物业费的优质物业公司致敬。 


共勉 


宁波万科物业在给中梁首府业主的公开信中说:「拟向街道与小区业主大会提出申请启动退出中梁首府小区物业服务工作的程序。时间是检验真伪的试金石,青山绿水,江湖再见。」 祝宁波万科物业成功。 服务不是迁就。优质服务的前提,是对规则的认同与恪守,是服务者与被服务者双方对规则的共同认同与恪守。 骂人容易,难的是冷静下来稍微反思一下自己。共勉。

全部评论